4008-953622
数据分析
导师说 张海波:应急管理可使用大数据分析
发布时间:2020-01-31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今天,先听政府管理学院张海波教授讲述:疫情面前,青年如何担当自己的责任;再随交汇点的专访,见证和感受张老师学以致用,为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献力、献智的历程。

  这个假期有点长,但一定不会闷。我相信大家和我一样,每天都在密切关注这场疫情的发展,以及我们为战胜这场疫情付出的不懈努力。

  这应该是同学们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举国动员和超大范围社会协同,我们每一个人负责任的行为都与我们最终将取得的疫情防控的胜利紧密相连。上一次经历这样的时刻是在2003年,那时候同学们都还小,或刚出生,甚至还没出生,我也刚毕业留校。相比于上一次,这次的响应更加积极,力度更大,同学们对战胜疫情一定要有信心。

  这无疑是一场危机,危险中蕴藏机遇。同学们将来都会是国家和社会的中流砥柱,在这样一个需要我们各自安好、不宜身临一线的特殊时期,我们不妨做一次基于现代信息传播的“田野”观察,体悟家国情怀,阅读人间冷暖。不论我们将来从事什么行业,处于什么职位,有一些东西都恒定不变且需要不断学习:尊重科学与理性,用事实说话,努力尽责,关爱他人……

  好了,毕竟是在新年和寒假,虽然话题有些沉重,但我们内心还是可以有一些小欢喜。让我们一起温习一下汉口路正门的题词吧: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接到记者电话时,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南大社会风险与公共危机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海波插入了一个来自湖北黄石的电话,主动来电的黄石卫健委副主任表示:“物资到黄石后如果运输有困难可以找我。”

  张海波是一名应急管理专业研究者,春节期间,他全身心投入到疫情应对的研究,并尝试为远在湖北的家乡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们以前研究灾害应对的时候发现一个规律,媒体报道比较多的地方,物资捐助的情况相对会好一些。而那些周边地区,却容易被社会捐赠所忽略。” 这几天来张海波就一直在联系身边的高中、初中校友,共同发起倡议,并联合爱德基金会、江苏省城市应急协会等社会组织,开展针对黄石市发起了定向捐赠。

  “没想到倡议发出来之后,南大校友和一些其他高校的老师同学们也非常地踊跃。”第一轮捐赠后,募集近5万元钱,都是来自个人捐赠。张海波告诉记者,现在的问题在于物资采购遇到困难。

  “比如,同事们在进行海外采购时,他们发现欧标、美标、澳标跟国标存在一个如何对应的问题。”张海波联络专业志愿者进行了翻译。

  社会捐赠在物资采购方面的难题有普遍性,记者昨天也发现,某名校校友组织针对湖北的民间捐赠,一直呼吁急需医务人员在网上审核下单物品是否符合标准。

  “现在有报道指出不少社会捐赠采购的物资是不符合医用标准的。如果既能采购到物资,而且物资也能够高效通畅的发放送到有需求的医院,我们将会进一步扩大募捐的范围。”张海波表示,目前防护眼镜、面罩、消毒液等还是可以买到的。口罩跟防护服是最难买的。“现在国外也都被采购一空,美国的好几个州都没有医用口罩等物资了。”

  除了组织捐赠,张海波和团队也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他告诉记者,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心与国家卫健委应急办合作,开展国家卫生应急管理体系与政策研究,以加强国家应对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理论准备。“汶川地震”之后,学界对重大自然灾害后的应急响应研究相对深入,但大规模传染病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复杂性更高,能够服务于应急响应实践的理论基础却很薄弱。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社会风险与公共危机管理研究中心的研究团队自1月7日起开始关注此次疫情的应急管理,并报国家卫健委应急办知悉,开始启动相关学术和政策研究。当时团队注意到,人员扩散这是个关键问题,传统的流行病学调查方法虽然也可以分析人员扩散的轨迹,但在春运期间大规模人口流动的情况下,要问清楚每个人情况及去过的地方,这是几乎是不可完成的工作量。

  张海波说,在这种情况下,运用大数据的技术来对人群活动的轨迹进行分析,并结合近些年的社会治理网格化机制,可以对传统的流行病学调查方法形成补充。比如,航空、铁路等交通出行数据可以识别人员扩散的大致范围,而对手机信令的大数据分析可以提供人员活动更为精确的时空信息。

  1月22日,在前期研究的基础上,学院、中心研究团队向国家卫健委应急办先后报送了两份政策建言《关于请求电信运营商协作开放部分手机信令等数据用于疫情防控和卫生应急研究的政策建议》《关于加强针对武汉周边市县基层群众的疫情宣传与防护指导的建议》,并通过南京大学党办直报系统向中央办公厅同步进行报送。

  张海波说,从公共决策而言,决策者需要考虑的变量非常多,对于我们研究者而言,只要对疫情防控有一点价值,我们会都会主动对接,努力做好社会服务。

  此次疫情应对涉及超大范围社会协同、高度不确定性下的应急决策等一系列基础理论问题,包括我们以前的应急管理都还没有遭遇过的社会恐慌问题。

  “适度的恐慌是有必要的,也应该是可以承受的,如果大家都很淡定,这反而是不理性的。”张海波告诉记者。应急管理可以看成一个社会-技术系统,从社会维度来看,关键是社会协同,公众要遵从政府的防控指导,团结互助,全社会形成合力,全民共度难关;从技术维度来看,关键是疫苗研发与相关的医学研究,这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次事件之后,我们一定要认真、及时总结教训,尤其是信息披露,一定要改进,科研投入也要进一步投向那些国家和社会需要的关键科学与技术领域,绝不能被论文泡沫主导。眼下最大的难点还在于医疗物资的短缺,这种短缺会随着时间慢慢缓解,但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目前相关防疫物资的产能只恢复了四五成,即便全部恢复,也可能还不够,可以考虑协调一些企业对生产线进行改造,新增一些产能,以满足当前一线医护人员和基层工作人员的物资需求,他们都是真的英雄,非常辛苦,首先要让他们能够做好安全防护。” 张海波表示。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