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953622
新宝5手机版登录
制造业还不错的台湾想加入亚投行需具备什么条
发布时间:2019-12-19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台湾不同于一般国家,其作为非主权经济体,要想参与亚投行,并不能象其他主权经济体一样,只要按照亚投行本身的资格进行审查就行,而必须与大陆达成共识才能加入。

  4月12日,多家台湾媒体报道称,亚投行行长金立群日前指出,台湾若想加入由大陆牵头创立的亚投行,需通过大陆财政部申请。对此,台湾当局财政部门12日证实,由于此要求“有损台湾尊严”,部门负责人张盛和拒绝以这种方式加入亚投行,台湾加入亚投行至此遭遇“实质破局”。

  作为由中国牵头成立的亚投行,从起步开始,就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特别是英国、法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在关键时刻表态参加,并纷纷成为创始成员,从而使创始成员一举达到57个,足以说明亚投行的地位与影响。更重要的,目前仍有30个国家和地区在申请,未来的目标可能要突破100个成员国,如果台湾加入不了亚投行,对台湾经济社会发展、政府在民众中的形象以及开展国际交流等是会受到很大影响的。

  众所周知,成立亚投行的设想,是中国大陆2013年10月正式提出的。倡议一出,就受到了许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积极响应和大力支持。大陆也随之对成立亚投行的意义、作用、基本构想、规则等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并着手相关的准备工作。

  很显然,中国大陆在发起成立亚投行过程中,是不可能忘记台湾的,也是不可能将台湾排除在外的。从发起倡议到亚投行正式成立,面对媒体对台湾是否可以参加、如何参加的提问,中国大陆官方也都给予了非常明确的回应,“欢迎台湾方面以适当名义参与亚投行”。

  也就是说,亚投行的大门一直是向台湾敞开的,也是希望台湾能够很快加入亚投行的。特别方面就参与方式、名义等发表的不同看法,国台办新闻发言人明确表示,我们愿意继续听取各方面意见,以妥善解决台湾方面参与亚投行的问题。

  这也意味着,只要台湾方面愿意加入,具体问题双方可以认真磋商与协调,可以找出双方都能够接受的解决方案。然而,台湾方面似乎并没有“积极参与”的意思,既没有与大陆方面展开沟通交流,也没有象其他国家和地区一样,尽快将申请提交亚投行筹委会,而直到2015年3月31日,也就是申请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的最后递件日,台湾才通过传真提出申请。虽然也符合申请提交的时间要求,但是,就参与的诚意以及条件来看,显然是不够的。要知道,台湾不同于一般国家,其作为非主权经济体,要想参与亚投行,并不能象其他主权经济体一样,只要按照亚投行本身的资格进行审查就行,而必须与大陆达成共识才能加入。

  可以肯定,台湾在“最后时刻”递交申请,是在与相关国家经过反复商量后做出的“倒逼”行为,试图以时间来“逼”大陆做出让步,从而达到自身目的。显然,这是打错了算盘,找错了对象。在主权问题上,大陆是不可能做出任何让步的,也是不可能有任何变通的。“时间紧迫”,根本不可能成为动摇大陆“放行”台湾加入亚投行的砝码。因此,台湾不能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也就不难理解了。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第三条“成员资格”第三款明确表述,不享有主权或无法对自身国际关系行为负责的申请方,应由对其国际关系行为负责的银行成员同意或代其向银行提出加入申请。

  台湾作为国际关系中的“限制民事行为人”,其在涉及主权地位的国际活动中,显然必须有“监护人”的同意才能从事一切活动。包括经济、文化、体育、外交等各个方面,台湾都不能以“国家”或主权体的地位参与。否则,就违反了联合国及相关的国际准则。如台湾在参与国际体育活动时,就只能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参加,而不能以某某国的名义参加。

  也正因为如此,金立群行长提出台湾必须通过大陆财政部申请才能加入亚投行的看法,既是亚投行相关规则的要求,也是这些年来台湾在参与国际事务中必须遵循的一条原则,且是十分严格的基本原则,而不是可遵循不可遵循的一般原则。

  正是居于这样的背景和条件,台湾在对待能否加入亚投行问题上,必须摆正心态、摆正位置、摆正目标,正确对待加入亚投行,而不是指望通过各种变通手段、“倒逼”手段、非正常手段加入,这也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

  随着亚投行的正式成立和首笔业务的即将正式开展,亚投行的影响也将不断扩大。而一旦运行正常以后,对已经提出申请的国家和地区,亚投行董事会也一定会尽快研究解决方案,让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参与到亚投行来。

  具有主权经济体地位的国家和地区,应当不会遇到太多困难。需要解决的是,入股的方式和途径,是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呢还是创始成员让股的方式。但是,象台湾这种不具备主权地位的国家和地区,其入行的资格要求就要高得多。香港毫无疑问会通过财政部提交申请,然后由亚投行董事会商议。那么,在台湾当局不愿以同样方式提交申请的情况下,还有没有其他通道呢?台湾是否要因此被堵在亚投行的大门之外呢?

  显然,台湾加入亚投行的大门是否畅通,台湾能否顺利地加入到亚投行中来,关键还是要看台湾当局能否静下心来与大陆认真磋商,共同商讨加入的具体办法与方式,而不是用丧气的语言表达心里的“不满”。

  要知道,亚投行有关“成员资格”的表述,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一是由“监护人”代其提出申请,一是经监护人同意,且经“监护人”同意位列代为申请前面。所以金立群行长对台湾加入亚投行提出由大陆财政部代为提交申请的要求,最关键的还在于台湾当局没有将此事当作一件大事来做,没有好好地坐下来与大陆进行磋商。大陆当然会用最严厉的标准要求台湾当局了,台湾当局的“委屈”,也完全是由自己造成的。

  事实上,如果台湾当局同意按照体育项目等方面的做法,用“中国台北”或“中国台湾”等名义申请加入亚投行,且保证在以后的亚投行活动中履行好自己的承诺,那么,大陆是会在申请上做出一点让步,同意不由财政部代其申请的。而从眼下的情况来看,特别是蔡英文当选台湾地区新一届领导人,可能会存在更多障碍。那么,台湾加入亚投行的问题,就有可能会僵持一段时间。

  需要注意的是,受1997年和2008年两次金融危机的冲击和影响,台湾地区的经济也出现了不振现象,2015年的经济增长率更是只有0.75%。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够加入亚投行,按照亚投行的相关规则,今后亚投行的投资项目,其所需要的设备可以优先在成员单位采购,那么,对于制造业不错的台湾来说,应当是非常好的机会。错过了,要想再挽回,不仅难度大,而且损失多。因此,台湾当局应当慎重对待、认真考虑,切不要一错再错,失去这么良好的发展机会。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