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953622
政治与法律
“他把一生献给了宪法研究”
发布时间:2019-12-26    信息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1928年11月生,上海嘉定人,1950年5月23日入党,1951年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学院,曾在华东政法学院、国家法教研室、《法学》杂志、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等供职,曾任国际宪法学协会执委会委员、中国宪法学研究会顾问,2012年12月22日去世。

  他曾主持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六五”计划项目“中国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研究”,填补当时的学术空白;他带领团队完成审查香港原有部分英文成文法律的国家级课题,为国家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作准备;他主编或参与编写的著作有《宪治征程——纪念现行宪法实施20周年》、《20年来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与民主法制建设》等。

  作为中国著名的宪法学家,浦增元在确立宪法的权威等学术领域中颇有建树。面对宪法实施不理想的现状,他常心怀忧思,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连续发表多篇关于维护宪法权威的文章。

  去年12月22日晚9时,84岁高龄的东吴法学院末代才子、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原副所长浦增元教授走了,带着一身的无奈,带着未竟的希望。他走得有点突然,因为一个月之前,他还在上海市社联举办的学术年会上以“宪法三思”为题就我国宪法权威与宪法实施问题侃侃而谈,发表高见。尽管身体多病,但他一向“韧劲”十足,每次入院后总是有惊无险地安然出院,所以这次入院,有他夫人和他过去的学生、《政治与法律》杂志编辑姚魏先生陪侍,大家以为像往常一样会平安无事,而且几天前医院还说“可以出院”。

  不料,才过一天便风云突变,病情恶化,终至不治,以至于他还来不及把尚未写完的论文、尚未做成的事以及堆得满屋子的学术资料等做出交代便撒手西去。对此,法学界同仁无不扼腕欷歔。

  浦增元的一生经历丰富,可以用“坚决服从党安排,哪里需要到哪里”来写照。他出生于诗书之家,其父浦泳是嘉定名人,办过学校,当过“”,任过政协委员,还是远近闻名的书法家。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主办的杂志《政治与法律》的封面刊名题词便出自他手。

  由于家学渊源,天资聪颖,浦增元1947年考入“北有朝阳、南有东吴”的东吴大学法学院,学生时投入民主革命潮流,参加了中共领导的,加入了进步组织“民光团契”,1950年入党,195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52年因院系调整随校并入华东政法学院。1954年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国家法教研室进修,次年结业返校,担任了宪法学讲师、国家法教研室主任。

  1956年《法学》杂志创刊时,浦增元被聘为编辑。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历史研究所和华东政法学院、上海财经学院、复旦大学法律系成立全国首创的上海社会科学院时,他随学院进入上海社科院,担任社科院办公室秘书、学术秘书室负责人。1979年,上海社科院恢复并重建法学研究所时,他到法学所,先后担任宪法研究室主任、所长助理、副所长,1983年聘为副研究员,1987年聘为研究员,并兼任《政治与法律》杂志副主编、社科院学术委员会委员等职。

  浦增元终身以宪法学作为自己的专业主攻方向,在宪法学的研究、教学与著述中作出了杰出的贡献。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初,法学界处于百废待兴、百事待举的转折关头,在南方的法学巨头、老一辈革命家、法学家潘念之的组织下,法学所聘请了尚健在的一批老东吴学者,翻译主编了一套12册的《国外法学知识译丛》,其中一册《宪法》就是由浦增元担纲主编。该丛书在传播与复兴法学知识方面产生了重大作用,后来获得了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1979-1985年)优秀学术成果奖。接着他主持了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六五”规划重大课题《中国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研究》,这是1982年新宪法关于中国基层社会群众自治制度的首次规定。虽然没有任何参考著述可鉴,但经过数年努力,他率课题组完成了课题,出版了专著,填补了学术上的一个空白。

  在1949年以前的中国法学院格局中,历来有“北朝阳南东吴”的说法。“北朝阳”(现中国人民大学前身)拥有大陆法优势,毕业生大多当法官;而“南东吴”(东吴法学院)拥有英美法、比较法传统与英语优势,毕业生大多当律师。因此,东吴学生的英语水平相当了得。浦增元没有留过学,英语照样棒。他在副所长任上主管过外事工作,在所里无数次接待了来自美、加、澳的政治学与宪法学的教授,英语对讲如流。1987年,他受邀赴美参加美国宪法制定200周年学术研讨会,并在威廉玛丽大学法学院当了一个阶段的访问学者,悉心研究美国宪法与中美宪法比较。1991年他赴澳大利亚参加国际比较宪法研讨会,并在悉尼大学法学院做客座教授,主讲中国宪法。由于广泛结识国内外宪法学者,多次参与国内外宪法学学术研讨活动,使他在国内外宪法学界获得了荣誉与尊重。

  随着香港归期的日益临近,鉴于原有法律在回归后的基本不变,香港原有法律的翻译及其审查、甄别工作提上议事日程。香港原有法律,有26大卷之多,如何在短短几年中一一甄别呢?国务院把这项任务安排到京沪专家的身上。上海的翻译审查小组,除了初期由裘劭恒领衔,后来主要由浦增元任总负责,经过3年多努力,他率领团队上报了800多份审查报告,完成了这项国家级课题,为我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的准备工作作出了贡献。作为首席专家,浦增元受到了国务院港澳办的褒奖。紧接着,从1997年下半年开始,作为《元照英美法词典》的上海审定组联络人,浦增元组织了东吴老校友,历时3年多完成了该词典的审定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上海最有名望的法学英语学者当属裘劭恒、陈忠诚和浦增元三位。由于年资原因,1913年出生的裘老最早退出教学工作,陈忠诚年长浦先生好几岁,相对年幼的浦增元既具宪法学专业优势,又具专业英语优势,因此在教时间最长,贡献也最多。

  浦增元在学术研究上的最大特点是认真缜密,治学严谨,厚积薄发,颇具老派读书人、传统知识分子范儿。他的认真劲儿在圈子里是有名的,认真到一个标点、一个符号都要执意推敲,有时候认真得有点抠,有时候认真得近乎迂。他的学术信条是,无一事无来历,无一句无依据,因此他的应时性“短平快”著述很少。由于他对文字与资料引用差错的态度采取“零容忍”,所以非常不满“无错不成书”的状况,有时还会当众开涮别人著述中的诸多问题,也得罪了一些人,好在别人知道他“对事不对人”的好意。

  他把一生献给了宪法研究,特别是中国宪法、美国宪法以及中美宪法比较,而对于现行宪法的产生、修改及其实施问题的研究情有独钟。早在1980年11月,他便率宪法研究室向中央宪法修改委员会秘书处提交了一份6000多字的建议,由秘书处编成简报送中央领导参阅,其中不少建议被接受。现行宪法第二次修改前,他受邀到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央征求修宪意见的宪法学专家座谈会。现行宪法第四次修改前,他又提交了6000多字的意见稿,部分内容被纳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向中央上报的修宪建议中。

  在学术生涯的中后期,他把研究重点放在宪法的实施上,尤其是党的领导和宪法权威之间关系的问题上。他深知,在中国,只有处理好党和法的关系,才能实现宪治和法治。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的大量论文都是围绕这个主题来论述的。他的论文标题便是明证:关于修改宪法的问题;修改宪法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宪法草案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新发展;宪法序言的基本特点;宪法应明确规定国家主席是国家元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与人权保障;增强宪法观念,推进依法治国;中美宪法之比较观;依法执政首先要依宪执政;关于党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的再思考;一论、再论、三论依法治国必须确立宪法的权威;论宪法宣传教育与宪法实施;强化宪法的权威和作用;增强宪法观念,保证宪法实施;加强宪法观念,维护宪法尊严;论保证宪法实施的关键问题;加强党对宪法监督工作的领导;保证宪法实施若干问题的思考等等。

  浦增元还精通声韵音律,酷爱昆曲,擅长诗词,写得一手好字,行、楷俱佳。在节庆聚会上,常可听见他的京昆声腔。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